秒速飞艇软件|秒速飞艇盛宏开奖网

西部文化網

90后“街道英雄”的勝利:青年作家王占黑獲首屆寶珀?理想國文學獎

2018-09-21 11:09:52

來源:鳳凰網文化

“我是個高中老師,來這領獎之前跟領導請假,領導說,你請假要扣幾千塊錢……”留著齊劉海、娃娃頭的女孩子成了一個堪稱星光璀璨的文學獎的最大贏家。

對青年作家而言,在今天的世界里,文學寫作是一條孤獨而漫長的路。文學書寫“大概不是太早熟太早慧的行業”,因為需要時間。在絕大多數作者默默無聞書寫、出書、繼而又被忘記的文學真相中,讓年輕的寫作者被看到成為了一件奢侈的事情——但這成了“寶珀·理想國文學獎”設立的初衷——“尋找一筆一劃如手藝人般煉字的未來希望”。

2018年9月19日,由瑞士品牌寶珀Blancpain與理想國聯合發起的“寶珀·理想文學獎”頒獎儀式在北京舉行,在閻連科、金玉澄、唐諾、許子東和高曉松五位評委委員會的見證下,90后業余作家王占黑以處女座《空響炮》摘得桂冠,從13位初入圍作家和5位決選作家中脫穎而出,成為“寶珀·理想國文學獎”的首屆得主。

90后作家王占黑

王占黑與她筆下的“英雄”:他們老了,大半輩子也并不稱心如意

“90后年輕作家努力銜接和延續自契訶夫、沈從文以來的寫實主義傳統,樸實、自然,方言入文,依靠細節推進小說,寫城市平民的現狀,但不哀其不幸,也不怒其不爭。”(頒獎詞)

王占黑,生于1991年,浙江嘉興人,畢業于復旦大學中文系,她給自己起了一個男孩子氣的網名,叫“占黑小伙”,也有讀者喜歡叫她“占黑伙計”。與許多同齡作家的不同之處在于,王占黑的創作起點并不是個人的女性的內部經驗,而是更廣闊的街道空間和平民社會,她還尤其喜歡寫老年人的故事。按照評論界的說法,王占黑就像是本雅明筆下的游蕩者,她書寫的都是上世紀九十年代的昨日遺民。此外,吳語方言的運用、老成的文風、不加引號的對話、白描的手法,這些都構成了王占黑語法世界里的一塊塊磚石。

短片小說集《空響炮》源自王占黑的“街道英雄”寫作計劃,一共收錄8篇短篇小說,描述了五彩斑斕的街道小人物,他們的生活看似平淡無奇卻也有著各自的“驚濤駭浪”。從童年模糊的弄堂、河岸的記憶到獨立于“鄉村”和“讀書”之外的半新不舊的空間,這些人,事和記憶,構成了小城市平民階層所創造的熟人社會。她沒有沿襲上一輩寫作人慣有的對苦痛的訴說模式,而是承接了文學最悠久的“說故事”的傳統——這一點,倒和評委之一、擅用滬語寫作的金宇澄有些相像。

“大概是讓平常不被重視的普通人進入文學成為主人公(使我獲獎)吧”,占黑在答記者問時說道。在人類英雄情結的對立面,住著一幫不起眼甚至糟糕的“怪物”,被王占黑記錄下的“怪物”——在上世紀末被城市高速發展所甩落的人們。“這個計劃在高中的時候就有了,那時覺得小區里很多叔叔都很厲害,有本事,我是說平常社交、生活技能和精神面貌上。當時寫了第一篇,《小區看門人》。后來上大學,就此擱淺了,知道讀研究生才拾起來,重寫了最初那一篇,發現不該美化、傳奇化、英雄化,他們老了,大半輩子也并不稱心如意,于是想要更真實、細致地去寫,但仍然保留了‘英雄’這個稱呼,覺得這個詞可以是平民的,甚至反英雄的。”

王占黑目前是一位高三班主任,請了兩天的假來參加頒獎禮。她坦言,《空響炮》或許還有些單薄,尚未形成體系,但在“街道英雄”的隧道中,她走得很開心,而且覺得越寫越有意思。據她介紹,這個短篇集源自一個叫“街道英雄”的寫作計劃,已經持續寫作了四五年,該計劃的第二本《街道江湖》也已于近期出版。

獎項發起人之一梁文道

讓青年人脫穎而出:“中國的特殊情況是老年壓中年,中年壓少年”

在任何領域,青年的參與和活躍度永遠是決定該行業是否有前途的重要標志。“寶珀·理想國文學獎”的評選對象為作者45周歲以下、此前一年在中國大陸地區出版的中文簡體版小說。論及獎項設立的初衷時,梁文道表示,乃是增加文學能見度、推廣兼具文學性與可讀性的中國當代文學,為青年作家的登堂入室尋找一個新的立足點。評委閻連科說:“中國其實沒有一個針對青年作家這么隆重的、正式的,當然也希望它是長遠的獎項,我想對于整個的中國文學創作,一定會有一些糾正、糾偏的長遠意義。中國的特殊情況是老年壓中年,中年壓少年,所以這個獎不僅讓他們脫穎而出,最終由得作家會成為大作家。”

在關注與社會大眾對話的同時,強調文學的純粹性成為考量的重要標準。圍繞作家的身份認同,入圍本次“寶珀·理想國文學獎”的五位青年作家在現場分享了與文學結緣的自覺時刻與未來的寫作計劃。沈大成在涉足寫作之前,做了幾年的小職員,寫專欄的契機使其開始以寫作為自覺,“文學和我是互相陪伴的關系。”阿乙目前在收集民間故事,想做現代版的《聊齋志異》。年少成名的張悅然,其投身文學的自覺,要追溯到意識“要過有趣的人生而非正確的人生”的那一刻,在她看來,文學就是一種自己與自己的角力,在經歷種種困難、筋疲力盡之后,才能到達下一個文學階段。一次文學比賽使雙雪濤“落入了文學的圈套”,在他看來,文學的靈魂是自省與實踐,二者缺一不可。王占黑自覺地開始寫作,是在研究生一年級的時候,之前一直壓抑著自覺地創作欲望,但后來發現,如果一味吸入會讓人想吐,也需要輸出,于是開始大量書寫,“就像之前欠了一筆債”。

令人印象深刻的不僅僅是作品本身,多元化亦是本屆文學獎最為寶貴的特質。入圍決選名單的五位作家風格迥異,某種程度上也是當下青年作家的代表。雙雪濤《飛行家》“大巧至樸”,努力經營故事和情節,為那些被侮辱和被損害的故鄉人留下虛構的記錄;王占黑《空響炮》描述五彩斑斕的街道英雄,接續一個幾被遺忘的、中斷的文學敘事傳統;阿乙長篇小說《早上九點叫醒我》寫“中國鄉土的教父”和“酣暢淋漓的人物譜”,沉重冷酷,充滿力量感的風格接近浮雕;張悅然《我循著火光而來》中,孤獨男女背負著難以言說的過往,執著尋找生命中的火光;沈大成《屢次想起的人》在魔幻的想象中奔馳,又有寫實的細節,于詭譎之中涌現合理的故事。

五位評委在現場

“完全沒有共識”

高曉松現場爆料,評獎會議評委們的意見經常“背道而馳”,“同一個作品,有人給9分有人給1分。”經過了多輪投票,才得出了最終結果。梁文道在頒獎典禮結束后的一番話,讓這樣的過程和結果可以被理解:“我們要找五個我們認識范圍內口味和背景很不一樣的評委。當然這可能導致很大的問題,因為五位評審或許完全沒有辦法形成任何交集。但另一方面,它有可能變得有趣,可能會誕生一些讓大家覺得耳目一新的結果,這就是我們想做的事,但愿我們今天做到了。”

在入圍作品和評委的多元意義上,可以感受到青年文學能夠涉及的多種可能性。評委閻連科談到文學獎的標準時指出:“最好的文學獎是什么?就是你入圍到最后,一定是因為你的作品好,最后得獎的那個人是偶然的。入圍的靠水平,得獎的靠偶然,這個文學獎一定是公正的。我們今天就做到了這一點。”

秒速飞艇软件 北京快乐8压大小 湖北体彩十一选五爱彩乐 十二生肖纪念 时时彩开奖专家杀号360 广东十一选五在线开奖 澳洲幸运5怎么赢 广东十一选五前三组 福彩步步惊喜玩法讲解 微信有哪些h公众号 双色球试机号今天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