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飞艇软件|秒速飞艇盛宏开奖网

西部文化網

2017年,年滿18歲的成年人中有63%一本書也沒讀過

2018-07-03 10:14:08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王衛東

光明日報6月30日消息,中國人民大學中國調查與數據中心主持的中國綜合社會調查(CGSS)2017年數據顯示,在過去的一年里,我國年滿18歲的成年人中有63%一本書也沒讀過(包括紙本書和電子書)。

閱讀之于國民綜合素質的養成作用毋庸置疑,世界各國都把國民綜合閱讀率作為一項重要評價指標。而當你我身邊,低頭族越發隨處可見時,我們對于閱讀的憂心,早已不再止于這個干巴巴的數字。

最該讀書的人群,在最該讀書的時光,讀了多少書?讀了什么書?本期,讓我們一起走進00后的閱讀世界。喜憂之外,或許更該思考——

2017年,我國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達到93.8%。完成九年義務教育的學生掌握了全部常用漢字,也熟悉了各類文字體裁,具備了一般閱讀所需的必要條件。因此對于中國的00后們來說,受教育水平已不再是影響其閱讀的最重要因素,閱讀資源的供給以及閱讀偏好與習慣等成為影響其閱讀行為的主要原因。

 

 

調查顯示,在過去的一年里,我國年滿18歲的成年人中有63%一本書也沒讀過(包括紙本書和電子書)。  新華社圖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調查與數據中心主持的中國教育追蹤調查(CEPS)項目從2013年起通過隨機抽樣對全國20個省、市、自治區112所學校的10279名初中一年級學生開始逐年追蹤調查。至2017年,這批學生都已是初中畢業后滿一年。其中有62.5%的升入了普通高中就讀,26.3%進入了職高、中專、技術等職業教育學校,余下的11.2%則邁進了勞動力市場。這一批被調查者都是出生于2000年或2001年,他們在完成九年義務教育后一年里的閱讀情況有效反映了我國00后一代的基本閱讀狀況,同時也預示著我國國民基本閱讀水平的發展方向。

1.12.2%的被調查者過去一年除課本外,一本書沒讀過

數據顯示,在這批00后的被調查者中,有12.2%的人在2017年里除了課本以外,無論是紙版書還是電子書一本也沒讀過;而全年讀過1到5本書的占38.8%,6到10本的占21.5%,11到20本的占14.2%,讀書超過20本的則有13.4%;即年閱讀量超過5本的不到50%。而從平均值來看,每人在2017年里平均讀了13本課本以外的書籍,這說明我國00后一代的閱讀量均衡性不足,差異性明顯。

數據顯示,在過去的一年里,我國年滿18歲的成年人中有63%一本書也沒讀過(包括紙本書和電子書)。

數據分析顯示,男女生在閱讀量上存在著一定的差異。男生在2017年全年平均閱讀量為12本書,女生則平均15本書,比男生的閱讀量高25%。而更大的差異體現在不同環境的被調查者之間。數據結果顯示,初中畢業后進入普通高中就讀的學生們在高一這一年里平均讀了14本課本以外的書籍;進入職高、中專、技校等職業學校的學生全年平均閱讀量為13本;而初中畢業后就離開學校進入勞動力市場的少年們的閱讀量則明顯降低,平均起來全年只讀了9本書。

數據同時顯示,盡管沒有超過紙版書,電子書在調查對象的閱讀量中也占據了相當大的比率。在這批00后被調查者中,有61.4%的人在九年義務教育完成后的一年里至少讀過一本電子書。更有7.2%的人在整個一年里只看電子書而沒看過任何紙版書。電子書的人均年閱讀量為6本,紙版書的平均年閱讀量為7本,只稍高于電子書。在被調查者的總閱讀量中電子書的占比為46.2%,與紙版書的占比已非常接近。而且從調查數據中可看出并沒有出現電子閱讀侵蝕紙版書閱讀的情況,電子書和紙版書的閱讀量呈現明顯的正向相關關系,兩者之間是相互促進的作用。

2.小說類書籍占比高,閱讀種類單一,有效引導趨弱

四大名著喜好度高,最喜歡的中外作家中:魯迅、雨果、東野圭吾被提及最多

就被調查者的閱讀偏好來說,這批00后經常閱讀的書籍種類中,小說類書籍的占70.8%,遠高于其他各類書籍;居第二位的為心理勵志類書籍,占37.5%;科普類書籍為第三位,有26.6%的被調查者經常閱讀;再下依次為歷史類,占22.3%;生活類,占15.9%;詩歌繪畫等文藝類,占10.6%;哲學人文社科類,占10.2%;政治軍事類,占9.6%;另有2.8%的被調查者經常閱讀其他類型的書籍。

從經常閱讀書籍種類的豐富程度來說,這批00后的被調查者顯得有點單一。有3.5%的被調查者說他們平常除了課本以外基本從來不閱讀任何其他書籍,有40.1%的被調查者經常只閱讀一種類型的書籍,經常閱讀兩種類型書籍的占25.3%,經常閱讀三種類型書籍的占16.9%,而經常閱讀書籍的類型超過三種的被調查者只占13.7%。

在調查中還請這批00后分別提名他們最喜歡的中外作者的作品。最后共有706本中國作者、458本外國作者的作品被提名。中國作者的作品中提名率超過1%的共21本書,排第一名的為魯迅的《朝花夕拾》,提名率為5.0%;第二名為吳承恩的《西游記》,提名率為4.7%;第三名為路遙的《平凡的世界》,提名率4.4%;第三名以后依次為老舍的《駱駝祥子》、余華的《活著》、曹雪芹的《紅樓夢》、劉慈欣的《三體》、錢鐘書的《圍城》、魯迅的《吶喊》、沈從文的《邊城》、龍應臺的《目送》、羅貫中的《三國演義》、冰心的《繁星·春水》、余秋雨的《文化苦旅》、魯迅的《狂人日記》、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曹文軒的《草房子》、張嘉佳的《從你的全世界路過》、施耐庵的《水滸傳》、莫言的《紅高粱》、楊絳的《我們仨》。

而外國作者的作品中提名率超過1%的共有22本書。其中第一名是奧斯特洛夫斯基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提名率為6.8%;第二名為海明威的《老人與海》,提名率6.2%;第三名為夏洛蒂·勃朗特的《簡·愛》,提名率6.1%;第三名之后依次為雨果的《巴黎圣母院》、海倫·凱勒的《假如給我三天光明》、笛福的《魯濱遜漂流記》、高爾基的《童年》、簡·奧斯汀的《傲慢與偏見》、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雨果的《悲慘世界》、東野圭吾的《解憂雜貨店》、卡勒德·胡賽尼的《追風箏的人》、J·K·羅琳的《哈利·波特》、東野圭吾的《白夜行》、克萊爾·麥克福爾的《擺渡人》、柯南·道爾的《福爾摩斯探案集》、凡爾納的《海底兩萬里》、泰戈爾的《飛鳥集》、埃克蘇·佩里的《小王子》、莫泊桑的《羊脂球》、大仲馬的《基督山伯爵》、馬克·吐溫的《湯姆索亞歷險記》。

從調查結果可以看出,無論是從中外被提名或者是提名率超過了1%的作品來看,文學尤其是小說類書籍占據了絕對的比率,其他類型的書籍,尤其是科普類及社科類書籍,基本上沒有被提及。而在提名率超過1%的作品中,外國作者有雨果和東野圭吾被提名兩次,而中國作者中,魯迅是唯一一人被提名兩次的。

調查結果顯示,00后對于中國的四大古典名著有很高的喜好程度,四大古典名著都進入了提名率超過1%的書籍。在四大古典名著中,00后閱讀率最高的是《西游記》,有82.4%的被調查者讀過;第二位是《三國演義》,有70.0%的被調查者讀過;第三位是《水滸》,有的69.1%的被調查者讀過;《紅樓夢》的閱讀率最低,只有60.7%的被調查者讀過。男生中讀過《西游記》有82.9%,女生中讀過的則為81.9%,基本不存在任何性別差異。也正是因為如此,《西游記》的閱讀率才能高居榜首。而另外三本古典名著則是性別偏好明顯。男生中讀過《三國演義》的占79.4%,女生中讀過的只有60.2%;男生中讀過《水滸》的占74.4%,女生則只有63.4%;而《紅樓夢》的閱讀性別偏好則發生了逆轉,男生讀過《紅樓夢》只有51.6%,女生則高達70.2%。

選書多受同學朋友影響,近四成受訪者遇到什么讀什么

在如何選擇閱讀的書籍上,對這批被調查者影響最大的是他們的同學和朋友,有59.7%說他們閱讀的書來自于同學和朋友推薦;影響力居第二位的是老師,有27.6%說他們讀什么書是老師的要求或推薦;還有23.7%選擇說讀什么書是由于報紙雜志電視等媒體的介紹;而說讀書是由于家長的要求或推薦的只有9.6%,這說明家長對00后一代的閱讀內容的影響力非常小。另外,有高達38.9%的受訪者如何選擇閱讀內容是遇到什么就讀什么。所以,如何有效引導00后多讀書、讀好書,是一個亟待思索和解決的問題。

3.公共圖書館服務可及率不足三成,公共文化資源供給亟待提高

在圖書館的使用方面,被調查者們在完成九年義務教育后的第一年里,有31.7%沒有可借書的圖書館,而有差不多一半(49.5%)的盡管有圖書館但沒有借過書,在圖書館借過書的只有18.7%。

我國政府把提高國民綜合閱讀率和公共圖書館流通人次作為“十三五”時期基本公共服務領域的重要指標,而這兩個指標之間是密切相關的。

這個結果揭示出兩個方面的重要問題,一是公共圖書館的服務覆蓋率還亟待提高,出生于00后已完成九年義務教育的這一批國民的公共圖書館的可及率還不到三成,這說明在公共文化資源的供給量上還存在問題。更重要的是,在余下的有圖書館可利用的被調查者中,也只有27.4%的在圖書館借閱過書籍。這說明我國的公共圖書館的供給除了數量的不足以外,在供給的質量上也需要有大大提升,目前的情況明顯是圖書館在服務的便利性及內容上都未能有效地激勵讀者。

實際上,公共圖書館服務在提高國民閱讀率上作用明顯。數據分析結果顯示,無圖書館可使用的被調查者的年均閱讀量為11本,有圖書館但不借閱圖書的被調查者年均閱讀量為12本,而使用圖書館的被調查者年均閱讀量則上升到了19本。

(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心理學研究所所長、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原題為《拿什么充實00后的閱讀世界》)

秒速飞艇软件 求时时彩后一稳赚技巧 江苏时时开奖号96期 宾利娱乐可以控制吗 现场开奖 看牌抢庄牛牛4张口诀 3d福彩网上购买 生肖连复式表图片 五年的博彩套利生涯 斗地主的游戏规则 成都麻将规则